|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長征親歷者筆下的長征·征程 帶著鄉親們的希望,數萬名紅軍戰士踏上了征途

文章來源:《文匯報》 時間:2019年09月21日 字體:

油畫《紅軍過草地》(局部)作者張文源

張愛萍《從兩河口到馬蹄街》手稿

童小鵬《殘酷的轟炸》手稿

紅軍長征過草地時用來充饑的皮鼓和野菜。戰士們叫這種小草“黃花草”,它原來是有毒的,經過反復燒煮后毒性可以減弱。(圖/中國國家博物館)

林伯渠長征時用的馬燈,1934年參加長征時,他已近50歲。

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二萬五千里》(珍藏本)和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社的《紅軍長征記》中,記錄了大量長征時期的真實細節。

其中,張愛萍的《從兩河口到馬蹄街》描述紅三軍團四師行軍中,在連續作戰之后馬上要翻越一座大山,此時宣傳隊的戰士們如何用洪亮而清脆的歌聲為大家消除疲勞,加油鼓勁。從中可以想象出紅軍部隊是在一種什么樣的情緒和氛圍中踏上征途。

在《殘酷的轟炸》中,童小鵬記述了戰士們雖然遭受敵機轟炸,但“仍表現他們為革命的決心,不因其負傷而稍減其堅決志氣”,這些真實的記錄說明長征絕不是輕松的漫游,而是生與死的搏斗。重溫這些敘述,才會使后人對長征有一個更加深刻和真實的認識。——編者

從兩河口到馬蹄街

張愛萍

長征中任紅三軍團第四師政治部主任,第十一團、第十三團政委

在長途行軍中間,往往因行李的笨重,妨礙行軍與戰斗,所以從中央革命根據地來,差不多天天都在減輕行李,清查擔子,直到輕到最低限度。今天又開始了這一工作,減輕,減輕,還要減輕行李,所以我們紅四師政治部就大燒其文件,什么登記表啦,統計表啦,通令報告啦,不必要的報告啦,報紙啦,多余的宣傳品啦……書籍和文件,都大燒而特燒起來,尤其是把宣傳隊的小鬼們急的跳腳,這樣演劇的化妝品也不愿意丟掉,那樣的道具也舍不得丟,這個說:“這件小姐兒穿的旗袍很好”,那個說:“難道那件紳士的黑緞子大衫又丟了嗎?”……就是這樣吵吵鬧鬧地,終于弄掉了。

人說廣西軍閥的飛機,雖不像蔣介石這個烏龜頭子的飛機厲害,如果你不蔭蔽偽裝,包管有些時候會碰著一個炸彈,所以我們還是在夜行軍。

據情況估計,知道明天才有可能同阻滯我們路的廣西的敵人作戰,所以一路行軍,還不覺得寂寞,尤其是四師政治部宣傳隊的“火線劇社第四分社”那些小鬼,真是天真爛漫,玲瓏活潑,興奮異常,沿途歌唱不止。我們的步伐無形中合著歌聲的節拍,合組成了一個大的軍樂隊。

前面一個傳一個的傳下來了,綁帶解下來,襪都脫下來準備過河。

一條大約百米左右寬的河,橫在我們的面前,一眼看去,河水并不見得深。一個同志告訴我,這就是兩河口,走在前面的同志們,有些已經過去了,有些才正在過,我們呢,正在準備過,大家把褲子卷得高高的,綁帶解下來,鞋襪也脫下了。

月亮還沒有出來,火把又不準點,黑暗得看不見路。大家手牽手,你拉我,我拉你,跟著前面同志的路線跟下去了,旁的什么都沒有,只聽見水的哃哃哃的響聲,和人們的笑聲及說話聲。

每個人都要同樣的動作起來:在河的那岸要脫鞋呀,襪呀,綁帶呀,直過到河的這岸來,就要恢復原狀,重新穿起來。

因為地形上不利于我軍作戰,所以我四師有兩河口以東掩護全軍團及整個野戰軍通過兩河口的任務,這是多么嚴重的一個任務呵!十二團為前衛,開始向兩河口以東之某村移動了,不期而遇,在半夜與敵人遭遇,敵人被我擊潰,某村是被我占領了,然而,敵人究竟是多少,直到今天我還沒有弄清楚。

既然發現敵人,也就不容我們忽視了,事實恰是成了一個反比例,除派了一營兵力的警戒外,以為什么事情都完了,因此拂曉在前哨與敵打響了,連團的首長還在睡鄉里,做著他的蜜夢,增援前面隊伍也來不及,所以好好的一個陣地,被敵人占了去。這下我十二團當然處于不利的地形條件下與敵人作戰了,不得不又要求進攻敵人,奪取失去的陣地。

十二團的戰士們不服氣,全體指戰員都說:“在革命根據地時我們是三軍團的模范團呢!”所以他們在干部的“同志們,拿出我們模范十二團的精神,恢復我們的失地”的口號下,雄赳赳氣昂昂,端的端步槍,拿的拿手榴彈,一個沖鋒,那才快呀!不顧一切的沖上去了,敵人也就隨著坍下去了,陣地終于恢復了。

廣西軍閥相當的頑強,比起何健的隊伍,似乎要強些。它善于使用側擊、包圍及迂回的戰術。我十二團在恢復了這個陣地以后,在敵人兩團以上兵力的攻擊下,忽視敵人的包圍,不得不放棄陣地,撤退過了一條深溝,再退過一個山背,與我四師主力相接合。

不死心的敵人,也跟上來了,于是與我十團、十一團相對峙。

同敵對峙了一晚,正式的戰斗又重新開始。敵人的力量,也有了新的增加,如果說昨天與我作戰的敵人是三個團,今天已有了五個團,估計敵是兩個整師,沒有增加上來的,用不著談他和計算他。

“同志們!我四師兩天掩護的任務,已完成了一半,今天是比昨天來的更加嚴重,戰斗更加來的厲害,但是,我們不害怕,不畏懼,我們要完成上級給予的任務,一定要完成!”在各個連隊里,或者以營為單位,都在開始進行戰斗的鼓動。

“讓他來吧!嘗嘗老子們的子彈,手榴彈!蔣介石的我們也不怕呢!”各線上的戰斗員,具有沉著、堅毅、勇敢、壯偉的大無畏的精神,雄壯而響亮的回答著他們的指揮員。

戰斗開始了,的確,敵人是兇猛一些,側擊包圍的戰術,仍像昨天的一樣施展起來。然而我軍是沉著的很,每每當敵人攻擊時,我們一槍也不響,等待敵人投入沖鋒時,我們一陣手榴彈、機關槍弄得敵人不得不坍下去。是側擊嗎?我們的第二梯隊往往用反突擊,使得敵人側擊的企圖成為無效,就是這樣防御、突擊,互相配合著,使敵人的兇猛、側擊、包圍,無以用其技。

敵人越聚越多了,兵力也雄厚了,方法也狡猾起來了,敵人鑒于幾次攻擊不得逞,“黔驢技窮”,采取了火攻,當敵人將要進入沖鋒出發地時,即在我們防御的前線及四周放起火來,這樣使得我軍受火的威迫,無法與之戀戰。

因為是掩護的任務,沒有必要去與敵人決戰,我軍也就在敵人這樣的火攻下面,放棄了馬蹄街。兩天的掩護任務,終于勝利地完成了。

我們的隊伍,即在放棄馬蹄街的傍晚時候,沿著軍團主力行進的道路,向牛頭嶺進發。

牛頭嶺是在一個山峰,直入云際的大山的半山上,從山腳望上去,人家的燈光,好像不甚明亮的星光兒一樣,掛在天空。

老遠望見這一個大山聳聳地立在我們的前面,這使得我們“未爬山,先冷了三分心”,因為與敵人作了兩天戰,已經疲乏了,還要爬這樣高聳入云的大山!

“同志們!”站在路旁的一堆年紀輕輕的小同志們中的一個手舞足蹈地在說話:“我們掩護的任務,已經勝利的完成了,……為著迅速脫離敵人,趕上我三軍團主力,又要加速的行軍了!”

談話完了,接著就是一陣口號聲:“繼續完成掩護任務的精神!”“不怕疲勞,不怕辛苦!”“加強行軍速度,趕上主力!”“為反攻的勝利而奮斗!”

口號過去了之后,一個較大些的青年同志,聲音洪亮的向爬著山的指戰員說話:“這兩天來辛苦了嗎?”

“不辛苦!”一聲響亮的回答,像雷鳴般的震動山谷。“對!”他又談話了,“爬到牛頭嶺就休息,吃晚飯呵!”

我們的疲乏,就隨著鼓動棚的小同志們的洪亮而清脆的歌聲漸漸消失了,兩只腿也更加有勁了,這些小同志,也加入在最后隊伍的行列中,向牛頭嶺前進。

他們一些不覺得疲勞,隨走隨唱著《工農解放歌》。

殘酷的轟炸

童小鵬

長征時任紅一軍團政治部秘書

已是第二次占領貴州的大城市——遵義了。在擊潰吳奇偉縱隊、凱旋遵義的第二天,為繼續消滅周渾元部隊,紅軍即第二次向鴨溪前進。

獲得大勝利后的紅軍戰士,已是興奮得無以形容,今天出發再去爭取戰爭勝利,當然戰士的勇氣,再高也沒有了。遵義的群眾,已兩次得到他們的朋友——紅軍的恩惠(為他們肅清了敵人,為他們分得了衣物),這回又在紅軍取得大勝利(也是他們的勝利)后再去打勝仗的景況下,也高興的不知怎樣才好。當我們開始前進時,就預祝我們的勝利。當前進時,大街上,城門口,馬路旁,均滿滿的排列著他們,露著笑容,目送著數萬趕赴前線的紅軍戰士。他們的心坎中,都懷著無限的希望,希望紅軍再消滅周渾元,來保障他們從軍閥豪紳地主的重重壓迫下解放出來,在剛上山頭的太陽光照耀下,在這無數群眾的歡送與希望下,數萬個紅軍戰士,便沿著馬路邁步前進了。他們也懷著無限的希望,希望偉大勝利的取得,來回答廣大勞苦群眾的擁護與希望。

沿馬路走了十里,便分右邊走鄉路了,因為鴨溪還未通馬路。

平素以飛機威脅和轟炸我們的敵人,在他受大挫折戰爭失敗后,更是會以他的飛機來拼命,這是老練的紅軍戰士從斗爭得到的經驗。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這樣的天氣下,為大家所痛恨的飛機,一定是要來的,因此,還在馬路上就提防著那可惡的東西的到來,到小路后,雖然比馬路上更好蔭蔽了,沿途有些松林和樹木,但是因為隊伍的擁擠,也還很討厭,萬一飛機來時,發現了目標,那就更糟糕!

的確,在八點鐘左右光景,為大家所痛恨和所預料的敵機,從遼遠的空中,將嗡嗡的聲音送來了,送到邁進著的戰士們的耳鼓里。在響聲傳來的遠空,隱約的看見三只烏鴉似的敵機,正向著我們的上空飛來。

的的的達達達……的飛機警戒號,從前后的隊伍中發出來,大家的精神都緊張了。本來在路上走得整整齊齊的隊伍,一會兒就蔭蔽起來,擠滿著人的小路上,一時就沒有人跡了。藏在樹林里,蹲在田溝里,伏在田坎下……大家都找著他的“保險公司”,希望敵機不要到自己的上空,到了不要在此盤旋,盤旋不要發現目標,發現目標不要擲炸彈,擲炸彈不要擲到自己的身旁。

當時我們正走到一個小松林旁邊。在這平曠的田野里,有這松林來蔭蔽,當然是好地方。隊伍進入樹林時,三個怪物就分散在上空盤旋了,只得就在樹林旁邊的一個洼地臥了下來。雖然過去的經驗,飛機是注意打樹林的,可是已來不及離開了,只得“聽天由命”任敵機所為。

戰士們都啞口無聲了,只是各人伏在各人的地方,都望敵機快點走開。血脈是急促的跳,怒憤是更加增高,最著急的是因為敵機的搗亂會妨礙我們勝利的取得,可是并沒有別的辦法,仍是忍耐著。

這時一切都寂寞的,只是三只飛機的嗡嗡聲音,噪得天轟地動,一切都是停的,只是三只飛機在上空狂亂的翱翔。

盤旋多回,大概已發現目標,“轟隆”的一聲,在開始擲炸彈了。大家的精神更緊張了,脈搏更急促了,怒火更加上升了。這個炸彈是炸在前面的森林中,據旁人說,是在教導營的附近,并聽到了被炸傷的同志的呻吟。接著又“轟隆!轟隆!”的兩個炸彈,就炸在我們自己的隊伍中。在那附近的同志,因為感覺地位的不安,向別的地方奔跑了,受傷的同志,又在那里呻吟起來了,在飛機的噪聲下,聽得更覺凄慘!

姚同志弄得滿身泥灰,面色灰白的匆忙跑來,細聲而急促的說:“糟糕!兩個炸彈都打在我們隊伍中間,我們的班上已打到三個,隊長也打到了,我因為臥下了,所以只打得一身泥土,真是……”話未說完,又“轟隆!轟隆!轟隆!轟隆!”的幾聲,稍抬頭看時,又是在我們的隊伍中。這時黑煙彌漫了整個松林,碎片,泥土,樹枝均紛紛飛起來。“哎喲救命!……”的聲音,很凄慘的在受傷同志的口中喚出來,真是聽了又傷心!又惱恨!

本來就感覺現在躲的地點并不保險,而且就在危險地帶,但在這時候,大家都起來亂跑,反更使飛機發覺,大家站起來跑,目標更大,更能使碎片有效力打到跑的人,特別怕看飛機的我,飛機還在打圈時,總不敢抬頭看它,因為看到它飛在自己的頭上,特別是看到丟炸彈下來時,更加害怕,所以只緊緊的抱著頭臥在地下,似乎要和穿山甲一樣,立即向土里鉆了進去。

受了傷的陰大生、郭承祥摸著傷口蹣跚走了過來,滿身都沾著泥灰,面孔已是現著青色,衣褲已為鮮血染得濕透了。他凄涼的對我說:“我負傷了,請叫衛生員來上藥……哎喲!”我聽了他的說話,見了他的形容,更加難過了。飛機仍是在上空飛旋,大家都已跑得稀散了,哪里找得到衛生員呢?只得安慰他說:“不要著急,現在衛生員不知哪里去了,你且就在這里臥下,飛機去時,就找衛生員來上藥……”

“轟隆”“轟隆”的炸彈又爆炸了,都在前面的松樹林里,他倆就趕快的忍痛臥下了,我也緊緊的臥在地下。

炸彈沒有響了,飛機的叫聲逐漸小了,“可惡的王八蛋走了”,旁邊的同志惱恨的說著。這時大家都從各人的“保險地”走了出來,大家的面容都表示著一方面是對這殘酷轟炸我們的飛機無限的痛恨,一方面是表示對受轟炸而犧牲或負傷的同志無限的憐憫,均紛紛的慰問負傷的同志,為他綁著血管,撲凈泥土,找衛生員,為他服藥,扶著他在樹蔭休息。

“的的打打的……”集合號吹了,部隊仍繼續的前進,去完成戰斗任務。經過剛才敵機轟炸的刺激,精神更緊張了,痛恨敵人的情緒更高漲了,巴不得立即跑到敵人面前,把他消滅個痛痛快快,來回答他的殘酷手段,來為被轟炸而犧牲和負傷的同志復仇!

我們的這個部隊,是轟炸得最厲害的一個,大部的炸彈,都是爆炸在我們的部隊的中間,因此我們便不能夠按次序跟著他們前進,要在這里處置犧牲和負傷的同志。

集合號響后,走散的同志均回來了,大家均嚷嚷的埋怨著:“今天就是教導營的隊伍發現目標的。”

“隊伍是沒有,就是那個飼養員,飛機來了,還牽著馬在路上跑。”

“是炊事員同志的擔子沒有蔭蔽得好。”

走到被轟炸的地方,真是使人目不忍看,耳不忍聞,炸傷的同志是在輾轉反側的叫痛,是在可憐的哭啼,是在要求同志們對他的幫助。……他們的鮮血,仍在不斷的流,然而在同志們安慰時,仍表現他們為革命的決心,不因負傷而稍減其堅決志氣,相反的更加痛恨我們的階級敵人。他們說:“不要緊,你們不要著急,萬惡的敵人總有一天會消滅在我們的手下的!”犧牲的同志,則更是為革命而獻身,為工農大眾利益,為民族獨立解放而粉身碎骨。戰斗員的槍也打斷了,子彈也燒炸了,炊事員的銅鍋打破了,菜盆子打爛了,運輸員的公文擔子也打碎了。地面是打得幾個窟窿,松樹也打得倒下很多,樹枝、枝葉也混著犧牲戰士的血肉,武器、行李、泥土撒得滿地,一叢綠森森的松林已經成為脫葉萎枝的枯柴一堆,很好憩息的蔭地已成為血腥場所了!到此的人,沒有不痛心疾首,禁不住的滴下淚來,巴不得立即捉住那飛機師,來千刀萬剮,生咽其肉。

大家動員起來了:有的拿鐵鍬埋葬犧牲的同志;有的扶著傷員進茅棚休息上藥;有的砍竹子做擔架;有的收拾槍枝子彈、擔子行李……直到下午四時,才處理就緒。但是很多負傷同志要抬起來走,他們的槍枝子彈行李要搬起來,負傷或犧牲了的運輸員炊事員的擔子要擔起來走,因此,除了請群眾幫助外,只能發動大家來負擔了,抬的抬傷員,挑的挑擔子,背的背槍,黃昏后,才到達宿營地。一直到夢中,仍然沒有忘記今天萬惡的國民黨飛機對我們的殘酷轟炸,且希望明天的戰斗,把萬惡的敵人消滅一個痛快,來為同志復仇。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一扇通往閱讀深處的門[ 09-16 ]
下一篇:錯時讀書[ 09-26 ]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五子棋7步必胜开局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