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弘揚君子文化 傳承家國情懷

——第五屆君子文化論壇側記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江偉 王國平 時間:2019年09月02日 字體: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篤于親,則民興于仁。”“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上海交通大學徐匯校區一片郁郁蔥蔥,一張張以君子文化為主題的白色海報點綴其間,為百年學府增添了新的氣息。

日前,由光明日報社和上海交通大學聯合主辦的第五屆君子文化論壇在這里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百余名專家學者會聚一堂,圍繞“家國情懷與君子文化”的主題,分享各自的研究成果,暢談新時代的君子人格風范。

君子必然具有深厚的家國情懷

距離光明日報頭版頭條刊發《君子文化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已經有5年時間。5年來,君子文化就像一粒飽滿的種子,在全國不少地方、不少領域開花結果。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專題探討“家國情懷與君子文化”,更彰顯出君子文化的特殊價值。

“君子是中華民族獨特的人格形象,家國情懷是中國人特有的社會意識。這兩個獨特的文化現象又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君子必然具有深厚的家國情懷,家國情懷則是傳統君子最顯著的人格標識。當下,家國情懷仍然是新時代君子鮮明的價值取向和高揚的精神追求。”浙江大學君子文化中心主任何澤華說。

“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先秦時期,中國就已經推崇家國同構、忠孝一體,家國情懷在中國人的血液里靜靜流淌。

上海交通大學徐匯校區處處張貼著第五屆君子文化論壇海報。光明日報記者劉江偉攝/光明圖片

“家國情懷作為一種思想情感的價值取向,必然有其承載、實行和張揚的主體。盡管各類不同人群都可能或多或少地與家國情懷聯系,但總體看來,早期家國情懷更多地體現和彰顯在先秦時期君子身上。”安徽省君子文化研究會會長錢念孫說。

他考察了家國情懷的萌生與君子人格確立的淵源,發現這兩者實際是一個事物的兩個方面,“家國情懷在古老中國的精神原野上破土而出及抽穗灌漿之時,正是先秦君子那遙遠的身影走出地平線而逐步邁向歷史舞臺中央之際”。

在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鄭開看來,在不同的生活境遇展現出不同文化面向和人格形式,是古代中國士大夫的普遍特點,“他們總是以天下為懷,希望在社會實踐中實現自己的政治社會理想和人生價值,甚至不惜舍生取義”。

古人言,忠孝不能兩全。上海交通大學中華君子文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余治平卻認為,在君子身上,可以克服忠孝兩難的道德悖論,這也從側面彰顯出家國情懷之于君子的重要性,“盡忠的人,在家、在邦都是有德行的人,都是君子,他的行為舉止都能夠自然而然符合道德規范和倫理要求”。

憂患意識是君子的重要德行。浙江大學哲學系教授何善蒙把“憂天下”視為君子憂患意識的最高境界。

“立足于天下,實際上是中國古代君子的一種非常崇高的價值立場。也就是說,雖然家國一體,雖然人的現實存在形式總是有限制性,但這并不妨礙中國古代讀書人的天下關懷,‘心憂天下’就是這種情懷最為直接的表達。”何善蒙說。

家國情懷扎根于中華民族血脈

夏日午后,上海交通大學校史博物館,錢學森展板前圍滿了參觀的學生。新中國成立初期,為了發展新中國的導彈事業,錢學森沖破重重阻力,毅然回到祖國的懷抱。“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成為他對家國情懷的最好詮釋。

“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自古以來,無數仁人志士把家國情懷作為畢生的理想追求。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方朝暉深有感觸,“中國人的學術思想常常沉浸于強烈的現實關懷,而不太盛行西學那種純思辨的認知主義。中國學術的實用關懷,也即經世、救世愿望,演變成歷代士大夫的出仕追求,以及現代中國學人的家國情懷”。

吉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梁曉穎系統梳理了伍子胥家族四代人的命運沉浮。結果發現,在君子文化的浸潤下,春秋時期很多世族時刻關心國家的前途命運,并由此升華而成的愛國主義精神,成為春秋世族君子人格的必然歸宿,“叔向、晏嬰、叔孫豹、子產、季札這些春秋賢人都是這樣的。伍氏家族也代代以此為理想,并用生命來踐行”。

從“嘗遍百草”的神農氏、“哀民生之多艱”的屈原,到心懷救國濟民卻被放逐于湘的賈誼、范仲淹、柳宗元等,湖湘大地自古多豪杰。此中原因何在?這是湖南省君子文化研究會會長李利君經常思考的問題。

她認為,特殊的地理環境為歷代兼容并蓄、開拓創新的湖湘君子創造了先決條件,以至于湖湘君子對中國的歷史進程產生了重要影響。湖湘人把“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意識與“敢為天下先”的豪邁氣概緊密結合,為后世開辟出了優良的家國傳統,延續至今,影響深遠。

贛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吳中勝長期關注客家人的家規家訓。他發現,在這些家規家訓中,“孝家”和“忠國”占據重要位置。比如,《陳氏家訓》載有“仕于朝也,為忠為良”。《張氏千字家訓》載有“國家與民,關系互相,民忠國盛,國富民康”。“從文天祥到黃遵憲,再到興國56位共和國將軍的獻身為國,一個個客家民族英雄用自己的行動詮釋客家人的‘忠義’。”他說。

經過歷代有識之士的努力,家國情懷深深扎根于中華民族血脈,成為中華民族文化基因的重要內容。湖南婁底市委黨校講師彭龍富感慨道:“由于中國傳統文化推崇家國思想,中國人群體意識里被浸染了極強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無數仁人志士顧大義、重氣節,義不負心、忠不惜死,書寫了一曲曲悲壯的忠義之歌,表現了對國家、民族的大忠大義,支撐了中華民族的永續發展。”

激活君子文化的愛國主義基因

以古人之智慧,開今日之生面。作為扎根于中華歷史文明深處的君子文化,如何實現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偉業提供精神偉力?

“一種體現社會進步、具有時代精神的君子家國情懷,對于實現民族偉大復興是十分重要的。新時代君子的家國情懷,是對自我人格的認同與人生價值的追求,是對國家、人民的熱愛與民族文化的自信,是對民族偉大復興的自覺擔當。”何澤華說。

他認為,新時代君子的家國情懷既傳承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傳統價值理念,又高揚了“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精神追求,更是“常懷愛民之心、常思興國之道、常念復興之志”的責任書寫,傳承且超越了歷史上任何時代的家國情懷格局,實現了時代精神的升華。

安徽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丁成際表示,中華民族歷來注重道德精神,逐漸形成追求“仁義禮智信”的價值訴求,而君子文化是其集中體現,“只有將內化與外化相結合,才能使君子人格真正成為當代人的優秀人格品質。君子是一個時代的符號和印記,能夠引導價值取向,加強人民群眾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理解與踐行”。

君子文化的當代傳承還需要全球眼光。長沙學院影視藝術與文化傳播學院院長黃柏青說:“在世界文明交流互鑒日益密切的今天,君子文化中的‘修齊治平’與當今世界有著積極的對接點與融合面,尤其是對提振世界文明交流互鑒的互信感,具有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作用。”

在錢念孫看來,當代中國社會,雖然家與國的形態及關系與悠遠的古代相比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家是最小的國、國是千萬個家”的基本結構依然存在。以家庭血緣關系為基點、以國家利益為中心的家國情懷,也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旗幟的感召下,煥發出勃勃生機和強大生命力。

“站在新的歷史方位上,面對前所未有的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讓以君子人格為主干的君子文化,包括對家庭和國家認同與熱愛的家國情懷,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中發揮更大的作用、譜寫新的歷史華章,是時代賦予我們的使命與責任。”錢念孫說。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五子棋7步必胜开局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