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宋人如何夢清涼

文章來源:中華文化網-文化-藝文 作者:楠書房 時間:2019年08月10日 字體:

原標題:午睡時分 | 夢魂飛入一片清涼地

琴簫和鳴,描繪了山林幽谷之間碧澗泠泠、枕流漱石之景,頗有游跡山林的閑適幽趣,尤其適合炎熱的夏天來聽。

夏日炎炎,中午小憩休息一會兒,也是宜養身心。千年前的宋朝人毛滂就在《燭影搖紅·松窗午夢初覺》里記錄下了自己午睡的情景:

一畝清陰,半天瀟灑松窗午。

床頭秋色小屏山,碧帳垂煙縷。

枕畔風搖綠戶。喚人醒、不教夢去。

可憐恰到,瘦石寒泉,冷云幽處。

從 詞里看,毛滂的夏天過得很是舒適,在成片松林環繞的一處軒室中享受夏日午睡的愜意。他周圍的“碧紗櫥”(即蚊帳)薄紗輕垂,頭頂還放置著一架小屏風,其上 畫的是秋天的蕭瑟景象。似乎正是受到屏風畫面的啟發,詞人在被松濤聲驚醒之時,夢到自己的一度遠行到一處遠離俗世的山水角落,“瘦石寒泉,冷云幽處”。

宋人如何夢清涼

北宋 郭熙 窠石平遠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這幅畫中,近景溪水清淺,岸邊巖石裸露,石上雜樹一叢,枝干蟠曲,有的葉落殆盡,殘葉用淡墨渲染。遠處,寒煙蒼翠,荒原莽莽,群山橫列如屏障,天空清曠無塵,是一派深秋的景象,很貼合毛滂的詞意。夏日在床邊放上這樣的屏風,想必視覺上一定很涼爽。

宋人如何夢清涼

韓熙載夜宴圖 局部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當時繪畫與人的生活之距離比我們現在想象得要近,不信請看《韓熙載夜宴圖》,畫卷中有兩張床,在床帳子內,本應該安裝床欄的位置,卻放 置了一組三扇的小屏風,圍繞著床的三面;每扇屏風的屏面則是一幅完整的繪畫作品,畫著窠石老樹、寒江垂釣一類北宋末年開始時興的“小景山水”。

宋人如何夢清涼

實 際上,在這著名的長卷中,一切起“屏障”作用的家具或家具構件上,都少不了繪畫的出現。其中,有用來分割室內空間的大型屏風,既有單扇的大座屏,也有三扇 相聯的折疊式聯屏,被范寬、郭熙一路的全景式山水畫占據。畫上出現的兩座大坐榻,在圍繞三面的欄板上,也都以繪畫裝飾。不過,畫中的兩張床卻沒有坐榻那樣 結實的木欄板,安置在床上的,是真正意義上的一組小屏風。

宋人如何夢清涼

韓熙載夜宴圖 局部

這實際上反映了古代生活中曾長期流行的一種起居方式——不裝木板形式的床欄,卻用一組活動的屏風來代替,這一形式至少從南北朝時起就很流行,在藝術表現、出土實物中都有參證。

宋人如何夢清涼

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局部(現藏大英博物館),呈現了床上屏風的一種常見形式,將多扇屏風聯成的折疊屏風沿著床沿圍繞一周,代替床欄。

雖 然相傳《韓熙載夜宴圖》是五代畫家顧閎中的作品,但已經有學者考證指出,這幅作品的生成年代要遠晚于五代。實際上,在韓熙載、顧閎中的時代,這些放在床上 的小屏風還是由多扇單屏組成的折疊式聯屏,最常見的是當時長期流行的“六扇屏”,如花蕊夫人《宮詞》中描寫西蜀宮廷中的陳設,“床上翠屏開六扇,折枝花綻 牡丹紅”,也出現過“曲檻小屏山六扇”,“曉堂屏六扇,眉共湘山遠”等詞句。這種在床上安放折疊屏風的方式,在敦煌繪畫中也屢有表現,典型如“維摩詰問疾 品”:

宋人如何夢清涼

敦煌莫高窟156窟唐代壁畫《維摩詰經變》局部,在維摩詰所坐的臥床上,同樣設有折扇屏風,可以看到,每一扇屏風的正面均繪有青綠山水,背面則裱有彩錦。

不過,《韓熙載夜宴圖》創作之時,距離韓熙載、顧閎中真實生活的年代畢竟并不十分遙遠,其所反映的風俗與時尚,依然與五代一脈相承。畫中對床上屏風的描繪,與一只橫臥在山水畫屏前的銷金枕,仿佛就是“枕上屏山掩”“倚屏山枕惹香塵”諸句的形象化再現。

宋人如何夢清涼

床屏前的一只銷金枕。畫屏上繪有水墨畫,呈現“秋江游艇”等宋時流行的主題。

精美的畫作占據了這些小屏風的屏面,以至于這種床頭屏風在文學中干脆被稱為畫屏,如“水文簟冷畫屏涼”等句。文獻、文物中呈現的五代繪畫的種種成就,也都反映在了這些畫屏上,比如屏風上有生動的花鳥畫:“畫屏金鷓鴣”“畫孔雀屏欹”“屏上暗紅蕉”...

不過,最常見、最流行的,卻是山水畫。

有黛染碧凝的層疊山影:“小屏屈曲掩青山”“小屏香靄碧山重”“翠疊畫屏山隱隱”“小屏山凝碧”(魏承班《謁金門》)“床上畫屏山綠”(馮延巳《更漏子》)。

也有煙波水云,溪岸無盡:

“展屏空對瀟湘水,眼前千萬里”,“小屏古畫岸低平”,“屏斜掩,遠岫參差迷眼”...

實 際上,山水畫屏是如此占主導地位,以至于詞人常把床頭的畫屏稱為“山屏”或“屏山”。值得一提的是,對江南山水的表現,是五代繪畫的重要成就之一。以董源 為最高代表的南派山水繪畫的興起和成熟,不僅豐富了山水畫的表現內容,而且對水墨技法的發展,對中國畫在空間感、透視等畫理方面的探索,都有重大的意義。

而 這一繪畫的新成就,恰恰也反映在了人們的床頭。畫屏上時常流動著名之以“瀟湘”的江南平闊水景,“小屏閑掩舊瀟湘”。李珣有《漁歌子》道“荻花秋,瀟湘 夜,橘洲佳景如屏畫”,詞句形容典型的江南風景,美麗得如同屏風上的畫面。這也從側面反映出,在捕捉具有地方特色的風景一項上,五代繪畫所達到的高度。

宋人如何夢清涼

宋人如何夢清涼

五代 董源 瀟湘圖 局部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一 千年前的貴族們無疑是時尚的引領者。他們的臥室中不可或缺的床頭畫屏,正反映了那一時代上層社會流行的趣味。我們今天看到那些古舊暗淡的山水畫卷,比如董 源的《瀟湘圖》,也許不會想到,這些藝術創作,在當時會與人們的日常生活緊密相連。至少,社會上層的男男女女,是以一種融藝術于生活的方式來欣賞藝術的。

宋人如何夢清涼

五代董源 夏景山口待渡圖 局部 上海博物館藏

《夜宴圖》中那樣的小床屏,除了在畫作中呈現,也屢屢出現在詞人的筆下,讓后人得以知道,繪畫是如何被引入了當時日常生活最私密的部分。金碧山水,精致花鳥,南宗水墨,都曾經見證人們最私密的時光,伴君入夢。

宋人如何夢清涼

明代仇英臨宋人的《花下曉妝圖》(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便有一單扇小屏風置于枕前,可為頭部擋風,其上畫有水墨山水。

而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些畫屏上的畫作,呈現著時代風格的面貌,也許同樣反映了日常生活對于藝術流變的敏感。各種繪畫上的新畫種、新風格、新趣味,都能很快地反映到他們的生活中,其深入的程度,直抵羅帳枕畔。

在繪畫和自然都與人日益疏遠的今天,這樣的畫屏或許能給我們一點啟示。

(圖片來源于楠書房)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五子棋7步必胜开局图解